Saturday, 5 June 2010

[舊文][Digimon Savers][薩摩廉太郎 x 管狐獸] HUMANIZATION。A for Axis

A for Axis



「我回來了。」

對於三個月前還是獨居的薩摩來說,這句話是毫無意義的,不過是在父母教導下形成的習慣。

但是最近,隨著某隻生物的突入,這個情況改變了。

關門,轉身望向無人的客廳,薩摩心裡霧起了疑惑。

「管狐獸?」薩摩一邊解開領呔,一邊向屋子的深處問道。

平日進門,那隻突然闖進他獨居世界的白色狐狸總會向自己的頸子跳過來,微笑說「歡迎回來」,怎麼今天就不見他的蹤影?

一陣書本從桌子掃落到地上的聲音隨之響起,薩摩立即沿著聲音跑到書房。

打開房門,眼前的景物卻讓薩摩腦部神經短路了好一陣子。

房間裡沒有白色狐狸,白髮少年倒是有個。

薩摩指著跪在地上的少年,盡力用平穩的語氣來掩飾自己的驚訝說:「你是誰!」

「什麼我是誰?」只見身穿浴袍的少年抬起頭,以一幅無辜被人冤枉的眼神看著薩摩:「我不就是你剛才要找的那個人麼。」

熟悉的聲音從陌生少年口中傳到薩摩的耳朵,薩摩仔細觀察少年的身體,發現那銀白色的長髮、細長的白色灰邊尖耳朵、頸項的金色環形圖案……少年身上所有的特徵彷彿都在對他吶喊、想要告訴他,眼前的少年正正是那位打破他獨居十八年紀錄的管狐獸。

想到這裡,薩摩壓不了內心的驚訝,大喊:「你怎麼變成了人類?!」

聲音之大,足以震動整間房子,難怪日後淑乃對於隊長的咆哮也要敬而遠之。

「別這麼大聲好嗎?這有什麼好驚訝!」少年雙手掩著耳朵,生怕被某人的吼叫震破耳膜。

什麼好驚訝?!要知道這裡不是數碼世界,這可是現實世界啊!非人類生物會說話已經夠震撼了,要是連動物變成人類都不算震撼的話,那什麼才叫震撼?!

「我不是說過,要了解你們這些人類嗎?」管狐獸抓著旁邊的書桌,吃力地撐起身子:「所以我就變成人形,希望更容易理解你們的思想、習性。」

「怎麼把我們說得像那些在草原上狂奔的野生動物……」薩摩心裡不禁霧起怨言。

「不過啦……啊!」好不容易才站起來的少年,又一次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薩摩見狀立即上前,想要扶起化成人形的管狐獸。

「當人類真的不容易。」管狐獸苦笑一下,說:「以前我都是用尾巴保持平衡。現在尾巴沒了,身體的軸線、重心也變了,就連站立這個小事都成了難題。」

「這些事情練習多了就會懂。」薩摩扶著管狐獸說:「來,我先扶你出去吧,你一直倒在這裡會阻礙我整理書房。」

「哼。」

管狐獸努力地穩住自己的腳步,靠著薩摩慢慢走向客廳的沙發。

原本以為平安無事的短暫路途,卻在撓過沙發前面的茶几時發生嚴重的錯誤。

管狐獸意外絆到了茶几的腳,想要仆倒向前的時候,立即被薩摩拉回來。可能是過份情急的關係,薩摩的力度太強,管狐獸一下子被他拉至向後跌倒。就在跌倒的一瞬間,薩摩也被管狐獸拉著衣服,二人就這樣相相跌倒在地。

儘管眼睛接收到自己的沈重身體正壓著少年的景象,但薩摩的腦神經卻未有傳送訊息要雙腳站起來。

因為,他被眼前的景象迷著了。

人形化的管狐獸擁有時下流行的美型男生臉孔,美麗的金色眼眸,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嘴唇,還有旁邊散開的雪白長髮,以及因浴袍領子被扯開而露出的銷骨和白皙肌膚,加起來拼成了一幅瑰麗的圖畫。

他完全著迷了,完全沉醉於這麼一種令人驚嘆的美麗之中。

薩摩久久未有說話,他只感覺到自己內心好像有股慾望,不斷慫恿他靠近對方,慫恿他把這麼美麗的事物據有己有。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將快要化身成狼的薩摩拉回來。

「好痛……」管狐獸皺著眉,緩緩說道:「你快點起來吧,我的腰好痛。」

薩摩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失神,立即撐起自己的身體,扶起一直被自己壓在身下的伊人。

「怎麼了?哪裡覺得痛?」

管狐獸輕輕撫摸著幼細的腰身:「我的腰,應該是被茶几的角撞到了。」

薩摩把管狐獸抱起放到沙發上,就轉身到旁邊的櫃子,找出一支藥膏。

正當薩摩想把藥膏交給管狐獸的時候,後者卻說:「你來。」

「什麼?」薩摩以為自己未過半百便有聽力問題。

「我說你來替我塗藥!」管狐獸一幅理所當然的態度說:「是你把我拉倒向後的,你要負責!」

神呀,你這是在考驗我的意志力嗎?

只見薩摩欲言又止,掙扎好久,才緩緩的說:「那你先把衣服脫下。」

聽罷,管狐獸就把浴袍退到腰際,露出那個滿佈金色花紋的背部,乖乖地在沙發躺下。

薩摩擠了一點藥膏,放在掌心,隨意的搓了搓,讓掌心的熱力傳到藥膏,就伸手把藥膏塗到管狐獸撞傷了的腰部。

在塗藥的過程中,管狐獸愉快地享受著溫柔的按摩,反觀薩摩那邊卻是天人交戰。

人形化的管狐獸有著所有女性所妒忌、如同初生嬰兒的完美肌膚,如果要薩摩用八個字形容,「白皙幼嫩,吹彈可破」絕對是他的最佳選擇。

手掌傳來的觸感,讓薩摩心裡有如暴風雨中不斷反起濤天巨浪的海面,久久未能平息。

「別傻了,薩摩廉太郎!就算樣子怎麼像人類,他依然是隻數碼獸啊!」薩摩不斷提醒自己,他可不想因為自己一時失察,而令現實世界被滅的機會率極速暴升。

對薩摩來說,這次不過短短十分鐘的塗藥之旅彷彿是過了一整個世紀。

好不容易終於完成了,薩摩即時要管狐獸穿好衣服,免得自己再度胡思亂想。

「腰都好多了。麻煩你了,薩摩。」心情愉快的管狐獸微笑道謝。

「嗯。」

接下來,二人都坐在沙發上,沈默了一段時間。

「薩摩。」管狐獸突然打破寂靜,叫喚身邊的男人。

「嗯?」

「你可以教我走路嗎?」

「……」

見到對方再度沈默,管狐獸不禁抓著薩摩的手,說:「幫助我更了解人類吧!這不但是為了數碼世界,也是為了你們的現實世界。」

薩摩看著管狐獸,在那美麗的金色眼眸裡,他看到對方堅定的決心。

我不想看到兩個世界發生戰爭。不論是數碼世界還是現實世界,我都不希望會有一個被另一個所毀滅。」

薩摩伸出沒有被抓著的手,溫柔地撫摸著管狐獸的頭。

「現在的你,就跟人類的嬰兒一樣。」薩摩緩緩說道:「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什麼也不懂,什麼也想知道。」

管狐獸閉上眼睛,靜靜感受著男人的撫摸,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會盡力幫助你的。」薩摩也露出了笑容:「為了兩個世界的和平,我只得盡力討好你這個間諜吧。」

「哼,說得真是無情。」雖然嘴裡說著刻薄的說話,但臉上依然掛著微笑:「放心吧,我會在碰壞你家裡所有東西之前,學會人類的走路方法。」

「但願如此吧……」

一想到家裡一系列易碎家具,以及自家荷包將要面臨重大的危機,薩摩不禁嚇得一把冷汗。

「咇咇」電子時鐘發出了信號,提醒人們另一個小時過去了。

薩摩看看時鐘,發現時間不早,就起身步向廚房做飯。

「薩摩。」叫喚聲再度從身後響起。

薩摩轉頭望著管狐獸,只見對方露出了令薩摩心臟差點停頓的燦爛笑容。

「以後請多多指教,薩摩。」

薩摩沒有回答,只顧在心中不斷默念「他是個男的,他是個男的」,就轉身走進廚房,未有察覺自己的步速正以幾何級數增加。

「哼,還在裝酷。」

管狐獸不知道自己那個迷人的燦爛笑容,是如何擊倒薩摩,是如何差點令自己陷入被吃掉的危機。

相反,就在管狐獸露出那個美麗笑容的一瞬間,薩摩就知道,管狐獸要學習成為人類一事,不但是對當事人的一大難題,也是對薩摩忍耐力跟意志力的一大挑戰。

加油啊,薩摩廉太郎!整個現實世界的命運就看你了!





■ 後記:

太久沒打同人,文筆都生疏了,每天只顧唐○毅、金○基那些什麼中國文化文章……(汗)
原本因為高考了而封筆,誰不知被這對煞到了,所以就忍不住寫一篇自娛。(扁)

在此,某S對所有看本文看到眼殘的大人致歉。(鞠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