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舊文][KERORO軍曹][GARURU x GIRORO] 本性難移

本性難移(07農曆新年賀文)

註:一切均是擬人。




「先讓年糕沾點蛋汁,然後才把它放進鑊子裡,等一等,再……」試探性的用剷子推了一下,己有多次經驗的青年立即霧起了多條青筋。

「媽的!」一把將剷子狠狠擲到旁邊的水槽,青年的怒氣比爐子裡的火焰來得更熾熱。「又黏住、又燒焦了!」

無數次的嘗試換來無數次的失敗,即使是平日一幅樸克臉的人也會按捺不住,更莫說是急躁成性的青年。

倒杯水給自己冷靜一下,看著眼前的一大堆稱作「年糕」的藍星食品,以及垃圾筒裡那個由大量黑色物體堆積而成的小山,青年只能對自己的表現嘆息。

他的烹飪技術才不是這樣糟糕!天知道,他可是連續五屆全K隆軍烹飪比賽冠軍──軍用食材組。

就是因為每年的新年都以軍用食材做晚飯,他才想到問KERORO借點藍星食材跟食譜,希望今年的新年能有點新意,亦給正從戰場回來的他一個驚喜。

可是,面對這個不堪入目的情景,青年也開始變得不知所措。

難道,他真的要用軍隊作戰食糧才能成事?

經過來回踱步十週半,青年決定還是先離開現場為妙。

「沒錯,教官說過:考試其間遇上一條困難非常的題目,不要花過多時間,先把其他的都做了,最後才回去再想,成功率比先前高出好幾倍!」

找到暫時性解決辦法的青年心情頓時大好起來,只是當他一步出廚房,一陣令人皺眉的怪味即時飄過。

青年嗅了一會,驚覺那陣怪味的源頭竟是自己。

「這到底是……」青年不自覺的轉頭望向廚房裡的災難現場,一切頓時變得明白。

可惡!那些藍星食品不單只浪費了他大半天,還要弄得一身燒焦的味道!不知道事情始末的人還以為他去了當消防員!

不行!一定要先洗個澡!那怕最後的結果是到餐廳吃飯,也不能一身怪味的去迎接他!

青年衝入浴室,快速脫下衣服,想要用平生最短的時間洗澡。

所謂「福無重至,禍不單行」,正當青年想把沐浴液塗到身上時,誰不知他按了好幾遍,就連一滴沐浴液都沒有從瓶子裡擠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啊!」青年一肚子氣的跨過浴缸,光著身子到洗手盆下面的櫃子找沐浴液。

最後,沐浴液就找不到,卻是發現一個包裝精美的不知明深紅盒子。

「這個……」青年看著盒子上的外星文字,好奇心一下子被挑起來。「還是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吧!」

青年小心翼翼把一層層的包裝紙拆開,拿起了蓋子,一陣濃郁的芬芳立即令青年為之一振。

深紅色的盒子裡放滿花瓣,撥開那一塊塊血紅色,底部還放有一包香珠。

「莫非這個就是藍星的泡泡浴套裝?」青年狐疑地閱讀說明書,儘管他對藍星文字一竅不通,但透過說明書上的圖示,他還能猜出當中的意思。

「KERORO說過,泡泡浴套裝通常都有鬆弛生心的功效……」

想到這裡,疲憊不堪的青年已經將「物主是誰」的問題拋之腦後。

開了水掣,讓浴缸注滿暖水,然後一把將盒子裡的東西全都倒進水裡,一幅瑰麗的圖畫出現在青年的面前。

青年緩緩的把身體深入水中,和暖的感覺以及花瓣的香氣入侵全身,不但使青年的精神得以放鬆,亦令他的睡意漸濃。

「嗯……好舒服啊……」


「GIRORO……GIRORO……」

好像,有人在呼喚自己。

「GIRORO……GIRORO……」

是誰?是誰?

「嗯?」吃力的睜開眼睛,感受著涼爽的微風吹過自己的額頭,看著窗邊的布簾被緩緩的吹起。

對,窗邊……等等,窗邊?

「GIRORO,你在看哪呀?」聲音的來源喚回青年的注意力。

青年把頭扳回正中央,就看到多月不見的人已經回到他的面前……呃,正確一點,是青年被這傢伙壓倒吧!

「哥哥?」青年的聲調變得愉快起來,但卻在瞬間轉成疑惑。「等等!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

青年終於弄清自己的狀況──光著身子的他正被自己的哥哥壓倒在床上,而上面那男人還要衣褲鞋物完整無缺!

「啊?這個嘛,我一回來就發現你躺在浴缸裡,嚇得我以為你昏倒了。」男人一臉溫柔的說道。「不過後來聽到你呼嚕呼嚕的,才知道原來只不過是睡著了,所以就把你抱來床上繼續睡啊!」

「是嗎……那我已經睡夠了,所以請你給我起來,我要去做晚飯。」

正當青年想撐起上半身下床的時候,男人一把將他推回床上。

「哥哥!」

「我有說過肚子餓嗎?」

「這……」

「我到浴室之前,看到廚房那邊一團糟。」男人柔和的目光深入眼前伊人的瞳孔。「你是為了做新菜色才弄成這樣吧。」

聽到哥哥這麼說,青年突然有股想抱著他痛哭的衝動。

「對不起,我本來想做些藍星食品給你嘗嘗,只不過……」我差點就把廚房給炸了。

「所以說,那些東西算是新年禮物嗎?」

「嗯……」青年遲疑的點了點頭。「對不起。」

青年後悔自己這麼乾脆的同意男人的說話──哪有人用這麼寒酸的災難紀念品來作禮物?!

可是,這個原因很快被另一個所取代。

「這沒關係啊!現在的我們不也是一樣的關係嗎?」

「耶?」青年驚叫。「什麼一樣?!」

「不是嗎?同樣是送禮者跟收禮人的關係。」男人把頭藏到青年的頸項,鼻尖在對方白滑的肌膚上輕摩。「還是你想我說──是食客跟食物的關係?」

說罷,男人就咬向青年的脖子,輕輕的,像吸血鬼面對少女一般。

青年想掙脫男人的牙齒,奈何對方緊緊鉗著了腰身,動彈不得,令自己乖乖成為男人的獵物。

「哥哥……」青年的尖叫化成了輕喘,驅使男人繼續下一波的攻勢。

「真是敏感呢!」男人臉上掛著謎樣的笑容。「效果果然是真的。」

「什……麼?呀!」青年在男人撫上下身敏感點的一瞬間驚叫起來。

「我告訴你……那盒香珠有催情的成份。」男人把嘴唇貼在青年的耳邊。「是某個同事給我弄回來的。我本來試驗性的把它放在浴室,看你何時發現。」

「你……」

「我以為試驗已經失敗,誰不知你真的用了,沒弄清楚就用了。」男人咯咯的笑道。「所以,說你是個笨蛋真的沒錯啊!從小就對沒見過的東西不設防。」

「什麼跟什麼!」青年歇力地喚回自己的理智。「你竟然陷害我!」

「哼,你真是膽大包天,居然用這種語氣才對哥哥說話。」男人的吻啄從青年的脖子開始,一直向下進攻。「看來你還是需要一點懲罰啊!」

「停止……啊!」


在這個充滿肌膚之間的摩擦聲和吟喘的房間,到底關係是送禮者跟收禮人,還是食客跟食物,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

重點,還是對方的甜言蜜語,還有那一句──

「新年快樂」。





■ 後記:

這是某S第一次能夠完工的賀文,還要是早上有點子,晚上有貨出的說~(汗)
怎麼說啦,靈感的來源不是年糕,是某S同學丸子在SIM的「情人泡泡浴」!
就是那兩個SIM人在一大堆粉紅色泡泡內「潛泳」,只留下四條腿在泡泡上「擺動」!!!
不行,某S我快要笑到肚子痛。

今次的文有少量15禁場面,是某S第一回有這麼「激」的場面。
當然,相比起其他更禁的文,我那些就真是小巫見大巫啦~

卻說我真的很想在「新年快樂」後面加個「喂」!(逃)
還有,GIRORO走到洗手盆下的櫃子找沐浴液,其實是某S我自己的寫照。(再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