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舊文][KERORO軍曹][GARURU x GIRORO] 無聲

無聲

註:一切均是擬人。



廚房裡的水壺不斷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希望有人能注意到水已經燒得沸騰。

可惜,屋裡的人根本就無暇理會。

一連串來來回回的腳步聲,以及拉合背包鍊子的聲音,不斷在屋裡傳出,像是在二重奏似的。

「對,這個就麻煩你了。」電話旁的紫髮男子不斷對話筒中的人再三道謝。

在男子自顧自不停打電話的時候,身邊的青年也忙著把一堆堆衣服塞進早已爆滿的背包。

沈重的呼吸聲、紅髮上的微汗,全是青年忙碌的証明。

終於,男子放下電話,青年也收拾好行李包。

抓起放有證件的小布袋,跟著青年走出房屋,留下水壺繼續不停地呼救。

男子手拿門匙要把門鎖好,而青年則走到馬路中,想要找輛計程車,好讓把行李全都搬上去,不用自己辛辛苦苦的拖到火車站。

「啊?」附近一個看似要外出買菜的女人走過來。「GARURU君要到前線了嗎?」

「是的。K隆軍昨日傳下緊急命令,要我立即到D-37惑星基地報到。」紫髮男子微笑回答。「這回又要麻煩你照顧敝弟了。」

身體對著女人稍稍向前鞠躬,眼睛卻望著剛好找到車輛的青年。

「沒關係,GIRORO君也是很可愛的說。」女人的視線也轉到青年身上。

對於兩人的目光,紅髮青年選擇以無視來面對。

最後,男子結束了寒暄,跟隨青年的步伐上了車。

「請到B5區的軍事火車站。」

一句過後,除了司機途中跟另一車輛輕微碰撞而發出的咒罵外,車上再沒有傳出其他談話聲。

兩名乘客都只是背坐著,沒有理會對方。

青年有好幾次想開口說話,可是每次也是無聲而出,合上嘴巴,把頭換回面向玻璃窗算了。

看似在望著窗外的世界,但其實是凝視對方在投放在玻璃上的身影。

想伸手抓住,卻永遠抓不到,只好讓手指貼在玻璃上輕撫來慰藉自己。

不久,車子到達目的地,兩人各自各的下車,一同把一箱箱的行李抬出。

給那個摩拳擦掌的討錢司機付了車費,兩人又向著火車站的大門走去。

進了車站,紫髮男子急步走到票務部,留下紅髮青年和一堆行李箱在大堂等待著。

「是收到緊急通知到D-37惑星基地的吧。」職員看著手上的簿子。「K隆軍那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突然招回這麼多休假軍人。」

「都是那句:無可奉告。」

「哼哼……又是軍隊的規條吧!」職員微諷著。「這裡是車票,還有應戰注意事項手冊。」

「呃?」紫髮男子差異的看著眼前人。

看著男子的呆眼表情,職員報以大笑。

「哈哈……什麼應戰手冊是說笑的。只是看你好像很緊張,就給你鬆一鬆。」面上掛著笑容。「難道你真的需要嗎?GARURU伍長。」

「不用了。多謝你的笑話。」男子尷尬的微笑,換身離開這個難堪的氣氛。

回到放下行李的地方,卻找不到青年的身影。

男子著急的拖著行李在大堂四處尋找,直到在月台上發現那頭紅髮為至。

男子要找的人正和火車車長談話,那人眼角一瞄到男子,就向車長指著對方的位置。

車長順著青年指著的方向看見男子,就立即對其不斷揮手。

「GARURU伍長,趕快上來,火車要開啦!」

聽罷,男子連忙拖著沈重的行李,並以其目前最快的速度「跑」到車前。

車長看著正在喘氣的男子,拍拍旁邊青年的頭,微笑道:「還好你弟弟衝過來要我等等,要不言你就得遲到,要送去軍法啦!」

無奈的男子只顧在心裡用他目前學到的最一句髒話漫罵剛才那位無聊的票務職員,完全沒有留意在旁邊依然一語不發的青年。

「好了,這下子真的要走了。」看著最後一名乘客的行李被搬上火車,車長示意紫髮男子踏上車梯。

男子看了看身邊的青年,就不回頭的跟隨車長步入車箱。

「呠呠────」火車的響笛像在提醒人們最後的道別時間已經來臨。

看著火車逐漸遠去,紅髮青年沒有理會笛聲,只是無言的轉身想向出口走去。

突然,一股力量把他抱進懷裡。

當他想要弄清狀態的時候,男子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用閃電的速度把他的嘴封著。

只是一瞬間,男子放開了青年。

「我愛你。所以,請你等我回來。」說罷,就趕快轉身跳下月台向已經遠去的火車狂奔。

青年看著男子一仆一碌地在充滿碎石的火車軌上奔跑,回想剛才的吻、剛才的說話,露出了這兩天來第一個微笑。

眼睛不經意的掃過月台的鋼板,看到自己帽子上的獨有金色骷髏標記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同樣金光閃閃的尖形徽章。

青年又再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笨蛋,要標記就早說吧!」手,輕輕撫摸著徽章。「在沒通知軍方而私下交換也是要送軍法的啊!」





■ 後記:

怎樣說啦,未來伍長回到家的時候定會被嚇呆了,因為那個不斷呼救又無人理的水壺為了報復被冷落一旁而放出的大火把伍長的家都燒了~(不負責任的某人)

最後還是要死死氣去投靠那個三八的歐巴桑!(伍長:去死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