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舊文][KERORO軍曹][GARURU x GIRORO] 紙鳶(下篇)

紙鳶(下篇)



跟前三天一般獨自吃過晚飯,GIRORO懶懶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空洞的眼睛望著不停轉換的畫面,耳朵聽著節目主持人的演講跟觀眾的喝采聲。

光線是射進了眼睛,音波是震動了耳骨,神經衝動是有傳送到腦袋,只不過這些訊息有否在被大腦所處理又是另一回事。

一直盤據這隻紅色幼蛙腦袋的正是這幾天的事。

難得GIRORO昨天早早回到家裡,希望能到哥哥說出想說的話,誰不知又是撲個空。

「哥哥!我……」

「一切就拜託你了。」紫色的身影跟另一位軍官步入房間。

「不用客氣。」那人向對方報以微笑:「能幫助學長是我的榮幸!」

說罷,兩人就消失在那道高高的房門之後。

再一次,把等待已久的GIRORO拒於門外。

從昨晚直到現在。

儘管那位學弟在早已離去,但他依然沒有出現。

「為什麼會這樣的?」這句說話就正如GARURU沒有踏出房間的情況一樣,沒有從GIRORO的腦袋中消失。

即使在今早課堂上,每位老師都要問他「你在發什麼白日夢?」;

即使KERORO跟ZERORO不斷在他旁邊咆哮,或是高唱「明天去郊遊!放紙鳶,玩搖搖……」;

即使他誤把午餐餐飲的杯墊當成藍星零食之一的仙貝咬進口裡;

即使他於快閃球比賽中,初嘗形象全毀地被皮球砍中的經驗……

一切都不能停止他繼續思考這條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的?

明天就是郊遊日,可是──我沒有紙鳶。

雖然在現實裡,他可以向ZERORO要一隻,但那好勝又不甘低頭的性格並不容許他作出行動。

只有KERORO才會這般不要面!

GIRORO嘆了口氣,就上前關了電視,向睡房走去。


K隆星的天氣是由政府控制,GIRORO的訓練所大多是遞交了申請書,所以翌日早上的天氣可說是天朗氣清,實在是郊遊的好日子。

集合時間早就過了,但被窩內的紅色小孩卻沒有起床。

經過一整晚的考慮,GIRORO決定以逃避解決問題。

「呯!」外面傳來隔壁房間大門被猛然撞開的聲音,一秒過後,GIRORO的房間也同樣被撞開。

「你還在這裡幹什麼?」哥哥的聲音從被子外響起:「你還不快快起床!要遲到了!」

「我不去。」

「什麼?你這是逃學耶!」

GIRORO以沉默作為回應。

「你……」顯然地,某人的哥哥快要抓狂了。「咳咳!立──正!」

當聽到軍用指令,軍人的自然反射強制GIRORO從被窩裡彈起。

「回答問題:為什麼不起床?」

「因為……」GIRORO遲疑了一會,輕聲道:「我沒有紙鳶。」

GARURU看著眼前的弟弟,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這幾天我也想跟哥哥說,但每次你不是走了出去,就是把自己關在房中不出。」說著,GIRORO眼裡霧起了一陣霞氣,身體也開始不由自主的抽搐。「即使找到機會,你也沒有聽我說完就離開!」

GARURU憐惜的摸摸GIRORO的頭,想要把他抱進懷裡的時候,卻被後者推開。

「我想你可能有什麼重大軍機要務,所以不敢走進房間找你,怕阻礙你的工作。」GIRORO用近乎吼叫的聲線對GARURU大喊:「可是我就是沒紙鳶,那參加所謂的紙鳶派對又有何用?」

當全身的能量都在這一次咆哮消耗殆盡,GIRORO終於崩潰了,只見他坐在床上泣不成聲,好像要把這四天的委屈全都宣洩出來似的。

「GIRORO……」

「你出去!無論如何,我也不會上學!」

「誰說過你沒有紙鳶?」


「怎麼GIRORO君還沒來的?」藍色小蛙看著一望無際的綠地,向旁邊的朋友問道。

「GERO!他那個小氣傢伙又怎會來?」尖叫聲從某隻綠色的傢伙傳出。

只見KERORO拚命地四處奔跑,希望藉以令自己的紙鳶繼續在天空飛翔。

天知道他那個紙鳶掛滿一串又一串的飾物,能夠飛上天根本是個奇蹟,代價就是要不斷東奔西跑,好讓紙鳶迎上風流。

「真是可惜呢……」ZERORO洩氣的低下頭。

「喔唷!」

突然一陣叫喊聲抓著了二蛙的注意,回頭望向綠色草地的遠處,即見到一個紅色的物體正朝自己的方向高速前進。

「GIRORO君!」有如唱山歌般向對方大喊。

「GERO……你怎麼沒有帶紙鳶?」

「誰說我沒有紙鳶!」說罷,紅色青蛙的背後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紫色紙鳶。

紙鳶上沒有圖案,就只有一片紫色,雖然簡單卻令人感到安心。

GIRORO小心翼翼控制著紙鳶,確定未有即使倒下危險後,才向友人說:「抱歉,我遲到了!」

「怎麼你的紙鳶是這樣的簡單啦?」KERORO的笑容加添了一份奸詐。「GERO,不過也沒關係,誰的紙鳶也比不上我的!」

「難道簡單是罪嗎?我看你的紙鳶也快掉下來了吧。」GIRORO擺出一副口不饒人的模樣說:「掛了這麼多裝飾品居然能夠飛起來還真是奇蹟啊!」

說罷,即見KERORO的紙鳶以極速跌下,卡在遠處的一棵樹上。

沒好氣地看著KERORO一邊尖叫一邊跑到樹下,GIRORO也把手裡的紙鳶放到天上。

「歡迎你,GIRORO君。」

「謝謝。」

看著在藍天裡飄揚的「無一物」紫色紙鳶,GIRORO也不敢霧起了一個念頭──

哥哥,你弄了好久,就只有這樣的成果……還真的有點令人失望呢。


就在弟弟埋怨自己的工作品質時,又有另一幫人在埋怨自己的另一樣工作品質。

「什麼?再推遲?」緊接著叫罵聲的是響亮的拍案聲。

在K隆軍作戰報告文書部的辦公室站立著某位紫色伍長,只見他不斷用盡所有方法令桌前的上司接納自己的申請。

不過顯然地,他失敗了。

「部長大人,我真的不可能即日完成報告。」此句一出,又換來一陣怒目凶光。

「你不是已經請假一天了嗎?」被稱為部長的軍官氣得七竅生煙。「別跟我說你沒時間完成!」

「不是,我……」

噢,天啊……為什麼會這樣的?





■ 後記:

唉,這個坑,某S真的拖了一整年了。
記得這篇文章寫到一半,我突然染上了嚴重流感,強得我連續兩天沒開電腦。
這篇文章就這樣變成了坑……(淚)
今年又再蹓躂了三個月(汗),才把這個填(又譯:棄)了一年的坑給填掉。
雖說這個坑填得太隨便,實在令某S不太滿意,不過總算還了這筆長期債。
只是,我想說……其實還有後傳的啊!(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