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舊文][KERORO軍曹][GARURU x GIRORO] 紙鳶(上篇)

紙鳶(上篇)



「紙鳶派對?」GIRORO停下原來的動作,向旁邊的KERORO問道。

「這是我昨日經過教師休息室偷聽到的!GERO!」KERORO忙著和ZERORO玩繩子,完全沒有察覺朋友言語中的驚訝。「ZERORO,你家應該有不少紙鳶吧!」

「嗯。但是大部份都不是壞掉,就是斷線,所以我想媽媽會給我買個新的。」

「真的嗎?總在令人羨慕耶!」KERORO雙眼閃閃發光,突然向前抓住ZERORO的手哀求:「ZERORO,你就送個給我好嗎?」

「耶?」

無視對方的冒汗,KERORO依然死纏著ZERORO:「要知道我沒錢,你就送個給我啦~~~」

「KE、KERORO君……」

「我們不是好朋友來的嗎?」

「呃……」救我!母親大人……

正當兩人還在僵持不下,紅色的青蛙已放下手上的玩具,抓起背包向大門走去。

「我先回去。」說罷,就消失在大門之後。

全場沉默。

「GERO……我們太吵了嗎?」

「不知道呢……」才不是我「們」!嗚……


「我回來了。」GIRORO向著屋內那正沉醉夢鄉的人宣告自己的歸來。

沙發上的人沒有動靜,顯然剛才的聲音沒有傳進他的耳中。

GIRORO嘆氣,走到自家哥哥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輕重覆:「我回來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如期讓目標人物嚇至彈起。

「GI……GIRORO嗎?不是叫過你別這樣嘛!」

「都怪你自己睡著了。」GIRORO一邊沒氣的說道,一邊背著GARURU把背包放好。

「算了算了,還是吃飯吧。」自知敵不過這個可愛弟弟,GARURU隻好認命的抱著耳朵走回廚房。

「哥哥。」雙手玩弄著飯桌上的筷子。

「什麼事?」GARURU把飯菜都放好,然後在GIRORO對面的位子坐下。

「聽說訓練所今個週末要舉行什麼紙鳶活動。」

「嗯。」拿起勺子給自己倒湯。

「應該是大家一起放紙鳶的郊遊活動吧……」

「嗯。」把菜挾到碗裡。

「可是,我沒有……」

當GIRORO正想完成全句之際,電話突然響起。

GARURU沒等弟弟說完就放下碗筷去接電話,GIRORO看著電話前的紫色身影,心中不是味兒。

和電話裡的人對話完畢,GARURU就立即跑回房間,出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換上軍裝。

「GIRORO,哥哥有個緊急會議要回本部。所以今晚你……」

「自己吃飯嘛……」句子中滲透著濃濃的醋酸味。

「嗯。」看著眼前這個紅色的醋罈子,GARURU頓時感到無力。

正當他轉身步向玄關,想離開這個傷感的氣氛時,GIRORO突然衝了出來,手上捧著頸巾。

「天氣冷了。」看著對方接過自己手中的頸巾。「別著涼。我可不想在料理功課之餘,又要照顧一個總是不肯吃藥的麻煩病人。」

「嗯。我知道了。」

雖然剛才說話的語氣不好,但畢竟也是一種關心,甜甜的感覺不能自主的湧入內心。

「對不起,下次不會的了。」GARURU摸摸GIRORO的頭。「你就原諒哥哥今晚不能陪你吧。」

說罷,就向屋外步去。

看著紫色的身影在漆黑之中漸漸消失,GIRORO隻想到一句:「說謊。」

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說這種話了。哥哥。


過了一整個不知是第幾次沒有哥哥睡前物語就去睡覺的失眠夜,GIRORO於翌日朝早拖著一對大大的熊貓眼上學。

「拜託,不要給KERORO說的話成真!」昨晚,他就是抱著這句話一直到天亮。

「好睏啊……咦?」聲音同時由兩個人發出。

GIRORO望向聲音的來源,發現剛才和他異口同聲的人正是KERORO。

當兩人的視線終於相遇,KERORO就伸手指著GIRORO大喊:「你幹什麼學我說話?GERO!」

「這個應該是我問你吧!」

「夠了,你們別這樣好嗎?」看著GIRORO和KERORO水火不融的樣子,後面的ZERORO也隻好走上前分開兩人。「咦?怎麼GIRORO君也有黑眼圈的?」

「什麼什麼?你連這個也要學我!」KERORO指著自己那對自稱是「百年一遇」的深深眼袋。

「哼,有眼袋會值得令人自豪嗎?」

「這麼說,你也是很期待週末的紙鳶派對?」ZERORO吃力的抓著正想上前把GIRORO痛扁一頓的KERORO。

「難道KERORO就是因為這樣而興奮得整晚失眠嗎?」GIRORO看著眼前這個不斷掙紮的綠色笨蛋。

「這個有什麼問題?」KERORO用近乎尖叫的聲音向GIRORO吼道。

「哼。只有小孩子才會喜歡這類玩意。」說罷,GIRORO就轉身向課室走去,留下ZERORO和KERORO兩人呆呆看著紅色的青蛙遠去。

「難道你不是小孩子?!」KERORO用當日早餐轉化而成的最後能量作出最後的咆哮。


「咯……」石子又被踢到遠處。

沒有跟KERORO、ZERORO一起回家的GIRORO,在路上一直都看著地面沉默不語。

回想起幾個小時前,他班的老師還在快樂地向學生宣佈三天後的週末要舉行紙鳶郊遊活動,同學們都在興高采烈的歡呼之際,他自己卻在一旁不知所措。

家裡沒有紙鳶。

「唉……」GIRORO嘆了口氣,不知不覺已經回到家門。

「我回來了。」如常說著千年不變的句子。

「啊!回來啦?」GARURU專注在手中的書,沒有望向剛剛回來的弟弟。「飯菜都在鍋裡熱著,你自己去拿吧。」

說罷,就向房間走去。

「哥哥!」眼見機不可失的GIRORO立刻跑到GARURU跟前,阻擋著他的去路。

要知道忙碌的這傢夥走回房間又不知何時才會出來……

「什麼事?我很忙。」視線依然沒有離開手上的書。

「訓練所真的很舉行紙鳶郊遊活動。」

「嗯。」身子繞過GIRORO再度向房間走去。

「可是,我……砰!」房門於句子完結之前關上。

沒有紙鳶。

GIRORO絕望地看著眼前那道高高的門,輕輕說出剛才未完的話。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