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June 2010

[舊文][KERORO軍曹][KURURU x DORORO] 預謀

【KERORO軍曹】預謀

註:一切均是擬人。




「春天,藍星的花都開了,藍星的樹都長大了。」日向家屋頂上的藍衣忍者看著萬物欣欣向榮的景象,不禁讚頌藍星起來:「藍星真是個美麗的星球。」

「DORORO,吃飯囉!」屋內的冬樹捧住裝有味噌湯的鍋子向窗外大喊。

「是的,冬樹大人。」說罷,DORORO就想跑到屋頂邊緣然後跳到地面。

可是,當DORORO跑到第四塊木板時,木板突然下陷。

根據物理科的牛頓運動第一定論,如果沒有「力」強加到物件之上,物件是會繼續其原來的動作。

所以,咱們的兵長來不及知道發生何事,他的身體就依然向前衝。

結果就是他的腳踏了下去,再被前面的木板摔倒,最後飛到半空,重重的跌倒在日向家花園。

原本還在開開心心盛飯菜的KERORO小隊突然聽「呯」一聲就立即跑到花園。

「DORORO!」

「你沒事吧?」就連冬樹也走來看看。

DORORO勉強的爬起來,白皙的臉頰因為剛才和地面的接吻而滿佈泥濘。

「痛!」

「怎麼了?傷到腳裸了嗎?」冬樹看著眼前的忍者皺著眉抱著腳裸,額上也霧出汗來。

「KUKU……應該是扭傷了吧!」眾人轉頭,看到某個黃頭髮的陰暗傢伙懶懶的依在門邊。「冬樹大人,就請你準備急救箱吧……KUKU」

「啊……是!」冬樹立刻跑回屋內拉開所有衣櫃、深入每個儲物室找那個印有紅色十字的膠箱。

「KURURU,你懂急救的嗎?」GIRORO看著曹長抱起痛得眼泛淚光的兵長走到客廳,想起這傢伙過往的「輝煌戰蹟」,GIRORO不禁對KURURU的行動有所懷疑。

「KUKU……我不像某個紅色的人只懂用手榴彈、火箭炮解決問題啊!KUKU。」外加一個卑劣的奸笑。

「GERO,那DORORO就拜託你了,KURURU。」KERORO抓住暴走中的伍長,以免他殺了這個唯一替他們製造侵略藍星道具的天才。

「找到了!」冬樹在翻了五個櫃、倒了十個箱之後,終於找到這個紅十字膠盒。

「KUKU……麻煩你了。」KURURU把DORORO輕輕的放到沙發上,動作溫柔得連自己也有點驚訝。

當日下午,全KERORO小隊加上日向冬樹都首次領教KURURU高超的急救技巧,還以為他是進藤醫生(又譯:神樣)上身。

「KUKU……好了。」KURURU把包扎用剩的急救用品收回膠盒。「不過你的腳被木板擦傷了,所以要避免受傷的部份接觸到水啊!KUKU……知道嗎?」

「是。在下知道了。」DORORO的臉不禁微赧起來,令本來就很可愛的他加多幾分。

只可惜因為面罩的關係,大家都看不到這會令人抓狂的一幕。

「GERO!我們終於可以吃飯囉!」KERORO衝到飯?前,顯然他是餓得已經快要發瘋了。

「你們先去吃飯,在下……要去洗澡。」滿身泥濘的藍髮忍者看著那班又再忽略他存在的小隊成員正狼吞虎嚥享用這遲來的午餐,嘆了口氣就走到浴室去了。

「洞魚呀仁!理禁喎蚊年喂之希烏反?」KERORO嘴內塞滿白飯的向著冬樹,說出來的話令冬樹以為是另一星球的方言。

「他的意思是為什麼今天是你煮飯。」看到冬樹頭上的問號在無限量增加,GIRORO沒好氣的為某個綠色笨蛋作翻譯。

「因為姐姐出了去和小雪逛街,媽媽又要上班,所以就只剩下我來煮飯。」冬樹眨眨眼。「還可以吧!」

「比隊長的好。」KURURU一臉事不關己的喝著味噌湯。

「KURURU……你還真的仁慈……」在被打擊至死之前,冬樹放下這唯一的遺言。

冬樹大人,我們會為你頌經超道的……

「TAMAMA,你怎麼從一開始就不說話啦?」KERORO轉向旁邊的黑髮少年。

「DORORO他腳扭傷了,而且傷口又忌水,要自己洗澡……也頗困難的啊……」

說罷,浴室就立即傳來某人的「哎呀」。




「開門!」KURURU不斷地「碰碰碰」的拍門。

「不開!在下絕不開門!」浴室門後的忍者像死守最後據點的烈士般抓住門把,絕不讓任何人越過雷池半步。

「你不開門,我就要破門而入!」KURURU退後幾步,準備起腳就踢。

「這位大人,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呀!」KERORO見狀慌得撲上去拉住這名正暴走的天才,不斷哀求:「不可以呀!你要是把門給踹壞了,你要我如何向夏美大人交代啊!」

沒錯,他KERORO一定會被那日向大魔王給亂棒打死,而且她一定會命令KERORO把新門弄好!

可是,他又沒膽叫KURURU賠,所以最後花錢消災的一定是他自己。

說白一點就是:本月新出的GUNDOM模型一定沒他的份!

冬樹見情勢危急,也上前幫忙。

「不如,讓我進來吧。」DORORO或許只是不想赤身出現在同類面前吧……

「抱歉,在下拒絕。」這叫「吃了秤鉈鐵了心」嗎?

「KUKU……那麼你是不願找生物來幫你了吧。」KURURU突然回復一向的冷靜。「只要是非生物體,你就願意嗎?」

這時在KURURU旁邊出現一部八手機器,KURURU向著門說:「那我這部專門協助受傷人士洗澡的機器可以進來吧!KUKU……」

「DORORO,你這樣子真的令本官很擔心耶!」KERORO把臉貼在門上:「你就讓這部機器進來吧!」

沒有說的話是:雖然看上去很可疑。

「就是啦!」GIRORO和TAMAMA也罕有地異口同聲。

「……」門後的抗拒意識似乎有軟化的跡象。

過了良久,浴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進來吧。」躲在門後的人輕輕說道。

眼見機不可失,KURURU立即把那騎呢機器推進去,免得DORORO又改了心思把他們再次拒於門外。

在機器被推進去的同時,浴室的門又再次「碰」的被關上,分秒不差。

「DORORO,你還好吧?」

「嗯。」

「本官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啦!」KERORO想到可以和心愛的GUNDOM重聚,身邊瞬間爆出很多花花。

「KERORO,不如今天到我家吃茶果。」

「我回研究室。KUKU……」

「我也回帳篷。」

「那我也去洗碗。」

這……這叫「八千子弟俱盡散」麼?(眾人:別瘋啦你!)




到了黃昏時份,日落西山,日向家的大魔王(別號:日向夏美)拖著疲倦的身軀回來。

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從充滿灰塵的街道回來,首要的就是洗澡。

不過,夏美今天似乎不能如願。

「怎麼啦?」冬樹看著姐姐對著自家浴室的門正在抓狂。

「門為什麼會上了鎖?!」夏美用近乎吼的方式向她可憐的弟弟問道,衣服黏貼著身體的不適感實在令她心情煩躁。「我怎樣拍門也沒有人應!」

「耶?」冬樹側了頭,回想最後使用過浴室的人。

當他想起的時候,就知道事情不妙。

從DORORO進去浴室開始到現在已經超過六小時。

難不成……他是在裡面昏倒了嗎?!

當夏美還想問是什麼讓她弟弟大汗臨頭,冬樹就已經火速找來大量鎖匙,外加KERORO和GIRORO。

「DORORO!你不要嚇本官!」在冬樹找正確門匙的同一時間,KERORO不斷拍門,並用最淒厲的叫聲呼喚經常性被遺忘的同伴。

在各人的屢敗屢戰之下,冬樹終於在第一百零七次的嘗試中把門開了。

眾人眼前是充滿和式風味的浴室,是非常整齊的浴室,是一塵不染的浴室,是……哎呀,痛!

總之,就是不見DORORO和那騎呢機器的蹤影。

「DO……DORORO……」

根據夏美小姐在事後提供的情報得知:當晚的KERORO軍曹不斷重複「DORORO,你在哪裡?!」,以及「本官知道又把你遺忘了是本官的錯,是本官錯了……DORORO,請你回來吧!!」此等有如怨婦的叫喊聲。

由於KERORO軍曹的聲浪過大,嚴重影響日向家的睡眠休息,所以夏美小姐決定扣減其本月家用。

說白一點就是:本月新出的GUNDOM模型真的沒他的份!




之後三日,KERORO三人行到過DORORO可以出沒的地點進行地氈式搜查,可惜都沒有發現。

就連小雪也沒見過DORORO回家三天。

得知失蹤事件之後,小雪就嚷著要去找警察幫忙,什麼「老師不是這樣教嗎」、「電視機、收音機都不是這樣說嗎」都給搬了出來。

KERORO三人花了大半天才令小雪明白藍星警察是幫不了K隆星人的原因。

告別小雪,三人又回到日向家。

「GERO,怎麼還是找不到……」KERORO累得爬在地上,意識不斷在清醒與昏睡之間徘徊。

一向活躍非常的TAMAMA也坐在沙發上發呆,嘴裡一直重複:「我要吃薯片,我要吃薯片!」

「可以找的地方都找了……」GIRORO喝著夏美捧過來的茶說:「要是給我知道是誰拐走了DORORO,我定要把他綁到練習靶上給我練槍!」

伍長大人,是夏美小組的茶令你再度熱血起來的麼?

「真的全都找過嗎?」冬樹拿著一包薯片在TAMAMA面前飄來飄去,意圖令對方甦醒過來。

「連地下基地也找過嗎?」夏美問道。

「本官連地下茶室、總控制室、溫泉區(?)都……」突然KERORO停了說話,眾人望過去發現,他的視線一直集中在夏美那鮮黃色的圍裙之上。

GIRORO和TAMAMA也好像領悟到什麼似的瞪大雙眼。

在一陣驚叫聲過後,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閃過日向姐弟兩個障礙物,再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跑過走廊,然後打開儲物室的門,最後穿過雪櫃,到達終點。

「好呀!今天最快的是我!」明顯地,某個綠色的笨蛋已經忘記他原來的目的。

在他後面的伍長頭上頓時爆出多條青筋。

三人望著眼前曾被夏美大人評定為「令人感到討厭的品味」的研究室,都感到身邊有一陣陣寒風吹過……

「真的是KURURU做的嗎?」TAMAMA頭上亮起問號。

「他有什麼做不出!」伍長大喊:「要知道他是否真的拐走了DORORO,就乾脆找他弄個清楚!」

未等其餘二人反應,GIRORO就用手榴彈把門炸開,一馬當先衝了進去。

事到如今,KERORO和TAMAMA也只好認命的跟著他們那只懂用武器解決問題的伍長。

「我可再沒錢給人家買新門啦!哎呀,痛!」

帶著淚眼長奔的KERORO突然被一硬物撞倒,在眼前的星星以及GUNDOM完全消息之後,他才發現硬物就是正在石化當中的GIRORO伍長!

「GI……GIRORO!」

「哼!我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準備了這個!」TAMAMA拿出一支金色的長針:「金之針!」

TAMAMA走到伍長身邊用金之針刺進他的手臂:「我插!」

一秒過後,GIRORO就立刻痛得跳來跳去,之後又在瞬間回復正常,指著前面大吼:「KURURU!你居然為了一己私慾而綁架DORORO?!」

眾人朝GIRORO指著的方向望過去。

好吧,要用金之針消除異常情況的人又增加多兩個。

前面那張零亂的床或躺或坐了兩個赤裸的人,一個是捧著一大盤咖哩飯在狂吃的黃髮天才KURURU,另一個則是失蹤三日、現正睡覺(又譯:昏迷)的藍髮忍者DORORO。

「KUKU……別說得那麼難聽,學長。」KURURU放下湯匙。「我沒有要你們交贖金,所以不算是綁架啊!KUKU……」

「你……你在做什麼?!」KERORO指著眼前的人大喊。

「隊長,在做完劇烈運動之後,當然要吃飯補充體力……KUKU。」鏡框後的眼神轉深。「有什麼問題嗎?」

面對這個說「我愛你」一萬次都不會臉紅的傢伙,各人頓時覺得和他溝通都只是在浪費那些由線粒體製造的腺?三磷酸。

「你居然對DORORO做……做這種事,我不會放過你的!」罕有地勇敢非常的KERORO軍曹拿著剛從伍長手中搶過來的火箭炮衝向KURURU。

「KUKU……隊長,我們來個交貿,怎樣?」KURURU托著眼鏡。「是本月新出的GUNDOM模型初回版啊!」

「GERO?!」

「伍長的就是日向夏美絕密寫真集(註:十八禁),以及不受有嚴重戀弟情結的哥哥監視一星期。」

「什麼?!」

「最後TAMAMA就是K隆星家鄉糖一萬包,外加和隊長獨處一晚。」

「糖?!」

「KUKU……滿意了吧?」

「那你的條件是……?」

「當然是把事情保密,KUKU……以及不受任何人騷擾一星期。」如果眼神真的可以殺人,那麼KERORO三人就早已魂歸天國。

「……」全場沉默。

最新的GUNDOM模型,還要是初回,是初回耶!! 顯然某個綠色的笨蛋又再次被人抓著心理。

夏美!夏美!夏美!這可不是有錢就買到啊…… 原本已經夠紅的伍長臉上的溫度高得可以爆最耐熱的水銀溫度計。

和KERORO獨處的機會……還有最愛的K隆糖!!! TAMAMA的眼睛閃亮度足夠去當燈塔了。

在朋友、私心、食慾、孌童癖,以及GUNDOM模型四比一的不斷掙扎之下,KERORO三人作了一個可能是一生人中最重大,甚至是關乎藍星命運的決定。

「成交!」說罷,三人就一致地趕在KURURU用枕頭狙擊他們之前逃出研究室。

對不起,DORORO,你就為了本官的荷包犧牲一下吧……


對不起,DORORO,我會在事後用所有榴彈砲轟死那傢伙代你報仇的!!


對不起,DORORO,正所謂小孩子就是未來社會的棟樑。你就當是為了下屬的未來幸福,繼續用你的身體去誘惑(?)那變態的傢伙吧!!!

KURURU放下原本作為凶器的枕頭,轉向旁邊正睡得香甜的伊人。

「KUKU……終於沒有人再會打擾我們了。KUKUKUKU……」

說罷,又捧起那才奮鬥到一半的咖哩飯再度開始他的咖哩勁食之旅,完全沒有留意身後的藍色怨靈。

「嗚……KERORO君、GIRORO君、TAMAMA君……在下識錯你啦!!!!!」

沒有說的話是:在下的腰好痛!

藍髮伊人旁邊的忍刀一直閃爍著怪異的光茫。

不過由於唯一會使用忍刀的人當場昏迷不起,所以這把忍刀的真正用途到底是在被強暴時作最後掙扎,還是用來在被施暴後剖腹自盡……

除了某個黃色頭髮的陰暗傢伙外,各人就無從得知……





■ 後記:

本來我想這篇一定不過一千字,但當寫到第三張原稿紙時,我完全地咆哮:「還未到正題呀!」

最後的字數是5202。(打死我吧!)

本篇加入了不少Crossover,包括生物和物理的課文(那些中文版的詞彙我找得好辛苦),以及FINAL FANTASY內用作消除石化的「金之針」。

說真的,某白也覺得這是一篇讓主角淪為大配角的同人,沒見過吧!(欠揍)

還有,某白也不知為何把伍長寫成「問號控」,就是一看到問號就想去解答。

總之,還是扁死我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