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June 2010

[舊文][MATRIX][Agents: Smith x Brown] Agent Brown 的秘密日記(中)

Agent Brown 的秘密日記 (中)



DAY E

今天回去總部的盤問房找正太。
有著一雙大大熊貓眼的我和Smith一早就到達。昨晚是我這幾天來第一次回家,那天剎的Smith一回家就拖我進房,還對我○○●●!!!要不是我倦得不想活動,我早就砍扁他了!!
Smith帶?一份正太的資料,就是那視窗的複製本,雖然我很想立即從Smith手上搶過來,然後以光速把它刪除,不過,任務是最重要的。
嗯!我是一個盡責的Agent!!
當Jones又以蝸速來到之後,咱們走入盤問室。負責盤問的是Smith,由於時間緊迫,我沒有對他說任何警告,所以我只好全程恕目以視他。
及後,Smith向正太說希望他能幫助我們,還要把他那千年不變的黑超摘下!!!你這傢伙,連在我這個正室(?)面前也沒試過,今天你竟然為一個正太而摘下眼鏡?!!!怎麼辦……我的正室地位不保了……地位不保了……昨天還要被他吃得光光……嗚……被人佔盡便宜了……
好,回歸正常。
正太不肯接受咱們的心理輔導(就是把那些誤入歧途加入了鬼蓄的人回歸正常啦),還要向Smith爆粗!!所以Smith就只好刪除正太的說話程式,並放Bug入他體內,就放他回去了。
等等……這可是鬼蓄派用的方式!!!!!!!!!!
OH! MY ARCHITECT!!!!!!!!!!!!!!!!!!!!!!!!!!!!!!!!!!!!!!!!!!!!!!
地位不保……被人佔盡便宜……情人又變成了鬼蓄派……
我……我要去跳崖呀!!!!!!!!!!!!!!!!!!!!!!


DAY F

「我沒有死。」
「我都沒有死。」
今朝一大清早,陽光照在草上,我,呆?,太陽是明亮的,風……我在幹什麼!這不是麥記廣告!總之我打了個電話給Architect,和他分享昨天我跳崖的經驗。
「我對?那美麗的夕陽,跳了下去,接?又在A地區B街C巷中出現,很好玩的!!」
「夠了!我是否前世做錯事,要對?你們這班天剎的程式!!!」他是這樣對電話中的我咆哮。「你可知,你每跳崖一次,我就要掃瞄你一次,怕你有什麼數據甩掉了!」
「是嗎?這可多謝你啊!」
「我真的多得你!昨日我正在接駁第201部電視的時候就收到你的跳崖報告!就在那像ICQ的『啊噢!』聲音中,我駁錯了線!!!害我全部200部電視差點報銷!現在又要重新接駁了!!」
那Architect都不知是什麼構造,他足足咆哮了三小時,才問我:「你幹麼走去跳崖?」
我真的沒氣了……切了他的線,不到十秒,電話又響起。
「Brown?我是Jones呀!」聽到你那熱血的聲音就知你是Jones啦……
「什麼事啦?」
「Smith說那班變態把Neo抓了回去!根據線人的情報,他們會去D街E巷的XYZ大廈。所以我們定了在明日出擊!」
「Smith呢?他在哪?」
「你不是和Smith一起的嗎?」
「我和他分開了,還有,如果我和Smith在一起,他幹麼要你打電話給我。」
「咦?是呀。」
我真的沒氣了……一個跑了去找正太,一個理解能力只有25k,還要有個不知是什麼構造、可以不斷用充滿詩意的句子連續咆哮你三小時的Architect。
我不想活啦!!!!!!!!!!!!!!!!!!!!!!!!


DAY G

今朝一早我又打了給Architect,問我一直想問的問題:何解你要接駁這麼多的電視機?
「當然就是用來迎接The One的啦!」電話中傳來興奮的聲音。
「請你做好防火設備才全開那些電視機,我可不想上次的事件再發生。」1000部電視機一同開啟,不火燭就假了。Architect的派對失火收場早有前科,上次Architect為第五代The One舉行的歡迎派對,為了助興,Architect還找來幾個Agent表演噴火,最後全間房?火焚燒,第五代The One來不及做決定,就葬身於熊熊烈火之中;而再上一次,Architect不知從那裡找來千幾支火箭和煙花,一聲巨響之後,所有的人都已經不知所蹝,只剩下Architect自己一個面對那高熱火焰……
因為時間關係,我未等Architect說完就切了線。我和Jones一起到達任務現場,Smith果然又是一早就到踄。
Jones突然問我為何每次當他站我旁邊的時候,Smith總會皺?眉兼恕目以視他。
OH! My Architect! 我開始懷疑這個理解加接收能力低於25K的Jones是否開始當機……基本上……我和Smith的關係可說是全Agent中公開的秘密……
正當我想拷那Jones的頭時,耳中的通話器傳來了Smith的聲音。
「這傢伙可有吃你的豆腐?!!!」
「有!」
「什麼!」
「不過是我煮的蒸豆腐。」
「……」
「如果我連這開始當機的傢伙也對付不了,那我真的要被刪除了。(咱們可是用寬頻的!)」
及後,我們三人帶同一大班機槍人員破門以入,當我還在奇怪Smith去了哪的時候,我發現他早就上了五樓。
「他們在八樓!」他說。
為了防止正太被Smith吃掉(以及捍衛我那正室的地位),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衝上八樓。當我們到達時,完全不見人影,只有Smith和其他人員。我只好發揮我那愛問問題的天性,露出一個「你耍我嗎?」的恐怖笑容說:「Where are they?」
難道……他們真的被Smith吃掉了?
Smith似乎看透了我,沒氣的說:「我不是食人怪。」
最後,Smith在牆後找到他們,但只是抓到Morpheus那變態組織的頭目。Smith出來的時候一身白色粉末,我走過去問他:「你剛才做清潔工人還是壙工來啊?」接?身後就傳來那班機槍人員說什麼剛才Smith被Morpheus撲倒,然後還扭作一團。
Smith好像知道我快要火山發爆,捉住我的手說:「你不要離開我。」
我甩開了他的手,頭也不回的坐進了Jones的車。當駛了半條街的時候,突然有架貨車快速從後跟?我們。
「那是Smith來的。他倒有駕駛貨車的癖好。」Jones說道。
「還有正太控,擺脫他吧。」我平靜的說。
Jones駛進了一個死角,再以光速轉彎回頭,Smith為了避開我們而撞進了一間商店。貨車立即?火焚燒。
「怎麼辦?」
「不要緊,這傢伙可是世界逃跑No.1,即使逃不了也有Architect再造。」
我的耳邊立即傳來Architect的抱怨聲音,以及電視機的爆炸聲。
今晚,又在Jones家過夜了。


<待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