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6 June 2010

[Alucard x Integral][舊文新搬] Minuet

生存了500年的變態(?)是不會無條件教授別人知識。





Minuet


「不對不對,先踏左腳,然後才到右腳。」

夜已深,大部份早上工作的人都沉睡過去,唯獨在大英皇立國教騎士團的總部大宅,還有一對主僕靠著微弱的燭光,在大廳內徹夜起舞。


「我知道啦!再來一次!」只見金髮的小主人鼓起腮子,拉著她的僕人重來最初的舞步。


只見Alucard微微一笑,低頭看著他可愛的主人努力踏步的樣子。


「我就說,你也應該抬頭看看跟你跳舞的那位傢伙吧!」Alucard的臉掛上了欠扁的笑容:「你一直就這樣低著頭,難道說你一直都在害羞?」


僕人的激將法果然奏效,Integral立即昂首怒視著Alucard大吼:「我才沒有害羞!我只不過……只不過……」


奸詐的笑容變得更欠扁,Alucard忍著想要大笑的衝動,觀察著他的小主人在努力想出反駁藉口的樣子。


「我只不過是要踏好舞步罷了!」要不是她正需要這個笑容討厭的傢伙,她早就把他釘到纏有白荊棘的木柱上,用十萬顆太陽燈照死他!


「好好,我知道了,那Integral就是因為害羞而不抬頭,因為害羞而找藉口……啊!痛痛痛!」


「你敢再說一次,我就立即把你的耳朵拉下來!」


「是的,明白了。」小主人的蠻力把Alucard的耳朵拉得吃痛。「我的主人,請你放手!」


小主人放開了僕人那可憐的耳朵,叉著腰「哼」一聲別過頭。


Alucard再度微笑,輕輕把Integral的手從腰間拉開,然後放在手掌內撫摸著:「我是認真的。」


他的說話吸引了Integral的雙目,兩人的瞳孔互相映照著對方的樣子,他繼續說:「跳舞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臉,低頭會令人家反感,覺得你不懂禮貌。」


「Alucard……」


這是Integral第一次這麼仔細去看清楚僕人的臉,那張吸引無數少女的英俊面孔:高挺的鼻子、稜角分明的嘴唇……還有那對散發著危險氣息、但又令人迷戀不已的眼睛。


把焦點由嘴唇轉移到雙目的時候,Integral感受到Alucard熱切的視線,變得不知所措,情急之下只好再次別過頭。


聰明的僕人會知道主人的意思,所以Alucard明白Integral在想什麼。


「要是覺得看臉會尷尬,那就試著把焦點放在對方的下巴吧。」


「……」


「我們繼續練習。」Alucard帶領Integral重新擺好姿勢,踏出右腳舞步,再次翩翩起舞。


Integral跟著僕人的舞步,一邊跳舞,一邊詛咒著已故的父親大人。


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一切都只怪自己那位早死的父親在世的時候沒有教她跳舞!




「是次宴會尤其重要,敬請閣下務必出席。你的真誠,皇家機要秘書,羅賓.詹夫林。」


早上柔和的陽光穿透玻璃窗,滲入大宅的飯廳,Integral沒有刻意躲避,反而一直坐在被陽光曬得熾熱的位置,朗讀手上信紙的內容。


「皇室晚宴呢,Integral小姐。」Walter把牛奶注滿小姐的杯子,微笑道:「這是小姐首次進見女皇陛下啊!」


「……」


「小姐吃罷可以直接離開,這裡會有人來收拾的了。」Walter向Integral鞠躬,然後就退到飯廳門邊:「失陪了。」


說罷,身影就在門後消失。


Integral先把信紙收入信封,然後一直呆呆的望著眼前的食物,沒有開動。


首次進見女皇陛下,任誰都會感到緊張吧!


而且,那裡可能還有其他皇室成員、各方貴族……


「不打緊的,只是吃個飯罷了,父親大人早就教曉我一切禮儀,不打緊不打緊……」


Integral握緊拳頭,想用默念方法催眠自己不要緊張。


過了好久,呢喃終於停止,正當皇立國教騎士團新任團長想要拿起叉子開動的時候,某人的聲音又把她打住了。


「你懂跳舞麼?」


Integral環視四周,想要找出聲音的主人,卻發現飯廳並無他人。


突然,飯廳玻璃窗的布廉慢慢自動拉合,飯廳漸漸變得昏暗。


「請不要介意,我的主人。」Alucard從玻璃窗旁的牆壁步出,按下天花水晶燈的開關說:「我只是討厭陽光罷了。」


「Alucard。」Integral冷冷地叫喚僕人的名字。


從那個可怕的地下室回來已經有兩星期了,但Integral還未習慣與Alucard相處,是因為感到陌生?是因為這男人散發的危險氣息?還是因為他不是人類,是頭怪物?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就是問你:你懂跳舞麼?」


「跳舞?」Integral狐疑地望著僕人。


「在大人的世界裡,舞會大多會跟宴會一同出現啊!」Alucard拿起桌上的叉子把玩著,說道:「不過看你疑惑的眼神就知道──亞瑟還未教你如何跳舞吧。」


「……」


「要我教你嗎?」Alucard掛起了笑容:「我好歹以前是個伯爵,跳舞也挺在行。」


「……」


「我在大廳等你,你吃完就來找我吧。」說罷,Alucard欲轉身離去,卻意外地聽見他小主人的呼喚。


「不用了,現在就去吧!」Alucard回身就看到Integral拉開座椅,走到他的面前,說:「剛好我沒有食慾吃早餐。」


不消一會,二人就步進大廳。


Integral看著宏偉巨大的華麗大廳,心裡突然湧起一絲感觸──父親大人以前也曾在這裡開舞會吧!


現在,父親大人離開了自己,只剩下自己處理騎士團的事務。


就在Integral陷入迷思的時候,Alucard握著她的右手,然後讓自己的右手輕擁她的腰際。


「啊!」Integral在僕人用力指按她的掌心時,從沉思中回到現實。


「在這裡,別想其他事情。」Alucard認真地看著Integral:「在這裡,只能想著跳舞。」


「Alucard……」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從大廳那道唯一沒有布廉的玻璃窗看出去,可以見到遠處正滲出微光,標誌著黎明快將來臨。


已經過了一整天,Integral的體力也差不多完全透支。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Integral坐在地上,按摩著因練舞過度而酸痛不已的雙腿。


「……」


「我已經沒有弄錯舞步了。」Integral望著大宅外面的微光:「宴會是在今晚舉行,我要有足夠的休息啊!」


Alucard沒好氣的看著疲倦非常的主人,說:「一次,就多一次。」


「Alucard!」


「要是你沒有錯誤的舞步,你就可以回去睡覺。」


眼見Alucard向自己伸出手,Integral只能二度鼓腮,在僕人的幫助下重新站好。


只見Alucard不知從哪裡找來一條白色布條,遞給Integral:「用它來遮掩眼睛。」


「什麼?」


「這是考驗,就看你能跳到什麼樣子。」


儘管百萬個不願意,但為了能夠早早休息,Integral只好跟隨Alucard的說話行動。


哼,到底誰才是主人,誰才是僕人啊!


當主人矇好雙眼,Alucard再次提起她的手,擁著她的腰,帶領她起舞。


二人一直跳著、轉著,像是一對不願分開的情人般,沒有停止的意思。


在失去視力的同時,其他的感官都變得敏感起來。


Integral觸碰著Alucard的手,發現這隻吸血鬼的體溫雖然比常人低,卻仍然存有餘溫。


一種令人著迷、令人不知危險的溫和熱源。


Integral也就被溶化在這麼的一道熱源之中,不能抽身。


就在某個時候,Alucard忽然停了下來,收回雙手,切斷了二人唯一的接觸。


Integral不知道那是什麼時間,她只感覺到從大廳的某處,有一陣熾熱的熱源照射到她的身體。


「Alucard?」


突然,Integral感覺到頸項被某人撫摸著,然後嘴唇就在她了解發生何事之前,被某人快速封著了。


那是一個輕吻。沒有激情,只有溫柔。


好久,嘴唇終於被解封。


「這就當是答謝我的禮物吧!」雙手離開了主人的頸項。「祝你今夜宴會愉快。」


在Integral解開布條的同時,大廳的布廉全被拉開,刺眼的陽光從四面八方的玻璃窗射進大宅內部,令大廳更顯輝煌、華麗。


陽光打在Integral身上的時候,有如是神呼喚祂的聖女一般,用榮光來顯示祂的力量。


而當Integral的雙眼重整好視線,她的僕人早已不知所蹤。




事情的結果,就是Integral到了會場,發現那裡沒有什麼公爵、貴族,也沒有舞會。


那裡只招待自己一人,那只是一個女王與皇立國教騎士團新任團長的見面晚宴。


雖說獨自跟女王傾談也夠驚心動魄,但女王對Integral非常親切,也教授了不少外交的知識予這位新任團長,這一切都總比跳舞的時候,在眾目睽睽下出洋相來得好吧!


再之後嘛,聽說翌日朝早,一位不知名人士被綁到皇立國教騎士團總部大宅的避雷針,被陽光曬得大吵大鬧。


據說,附近不少主婦都認為:一個人在如此猛烈的陽光下也可以照得興奮大叫(近乎叫春的情度),那傢伙必定很喜歡曬太陽!








■ 後記:


「Minuet」意指小步舞曲,是常見舞曲一種,也是一種適合起步者的舞曲。


就這樣,某S填了第一篇A叔跟I小姐的坑囉~(就是說構思是早在一個月前……)
其實,某S的靈感是來自Andrew Lloyd Webber的《Evita Suite》主題曲。
這個坑足足填了某S五小時(軍曹也沒這麼久),字數超出預算兩倍,一共三千字。
還好沒真的變「坑」,不言某S會一生遺憾!(笑)
中途還要出現多次暴走,在此先對被某S怒目相向的母親大人說聲「抱歉」。(合手)


說真的,某S我自己很喜歡這次的內容。
雖然,某S總覺得把I小姐變成了一隻潑辣的小綿羊~(花←喂)
但這樣的I小姐也很可愛啊!(若I小姐萬歲!)
至於A叔則寫得像個深謀遠慮、想要吃掉無知少女(?)的色狼!
算了,畢竟A叔也是一個變態,色狼也不差了吧!(再喂)
卻說,那句「在這裡,只能想著跳舞。」,大家可以聯想成「在這裡,只可以想著我!眼裡只可以有我!」!!!(大笑)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文吧~(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