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November 2011

Halloween Party in Finland

說到西方國家的萬聖節,就會想到一大班化了裝的小孩,走遍每家每戶,對著開門的人大喊「Tick or Treat」。
嗯,不好意思,芬蘭是北方國家(?),所以這裡沒有這支歌唱。
其實有部分小社區也會有類似的活動,但真的不普遍就是了。

至於在Jyväskylä,可能這裡有太多外國留學生,萬聖節當晚有幾個Bar Party。
剛好我把時間表排得挺好,功課都提早做完了,找到空檔參加為留學生舉辦的Halloween Party~


當晚我先去Jolly家準備,再一同去市中心的Freetime酒吧。
(以下相片皆由Jolly提供~)


當日晚飯:煎鯡青魚、西蘭花肉丸意粉配咖喱醬
有點奇怪的組合,不過味道不錯啊~(我有份煮的!)
我懷疑鯡青魚是西方版多春魚,外型很相型,裡面也是有很多魚春的說!


吃飽後就開始變裝了XD


在女人街買件唐裝果然是明智的決擇,從國際交流派對到萬聖節變裝派對,甚至明年新春團拜也可以用到!
(我買的是雙面裝,反過來就是金色,盡顯皇者氣派←喂)
Jolly提議我束麻花辮,雖然會增加詭異感覺,但個人對此沒好感,所以隨便束個純情女學生(?)孖辮就算了。
頭上的道符嘛,當日出門時太匆促,把MARKER留在家裡,就找Jolly的木顏色筆代替。
話說有誰看出我在寫什麼嗎XD


Jolly說幾年前她去英國留學的時候,跟一位香港Master學生一起去萬聖節派對。
當日她也是扮中國女鬼,而那位師姐也是女巫裝,情況和今年一模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吧~(笑)


一直弄到夜晚十一點多,就出發步行去市中心!



呃……好像有個鬼小孩在街上亂跳XD


到達Freetime門口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街上沒有人,感覺很冷清。
當然,Bar裡的情況就是剛剛相反啦~

不知道是否紥孖辮就會顯得比較小朋友,我被職員要求查年齡連續查了兩次。
先在大門口被人截停一次查ID,當時心想查一次也是正常啦,誰叫我生得這麼矮ORZ
誰不知,我跨過門口到旁邊的衣帽間掛衣服的時候,又被櫃臺的人查了一次。
呃……先生你同事三秒之前才查過一次,難道你覺得我真的細小到可以避過他們遛進來嗎?!

嗯嗯,就當是人家覺得我樣子年輕吧~(不要面)



酒吧也挺熱鬧,不過間隔規劃做得比較差,把整個場都分成小區,大家都擠在K房和對出走廊聊天,外面的舞池則是冷冷清清沒人跳舞。


來自西班牙的Isi和來自捷克的Katerina。
這兩位都是我來到JyU第一批認識的外國留學生,都是友善又有趣的人~


Katerina的Tutor,他似乎是喝醉或者真的把我當成鬼了,整晚都追著我,硬要把我那道符扯下來……(汗)

說起那道符,還真的阻我前進呢。
說的不是魔法上的阻止,而是視線上的阻礙。(撞牆)
我整晚都要掀起頭頂紙條,才可以安心走路……



稱聲在扮「瑞典小子」的Chad。
來自加拿大的學生,是Jolly的同班同學,也是我們兩人的Suomi I同學~
在九月時的變裝大賽中,以赤裸上身的Skiing man with Garterbelt贏得冠軍,得到Lapland旅遊套票作獎品。


另一位Suomi I同學,來自墨西哥。


中段找到非常原版的Mario!!!
該死的道符!


同Tutor、同Major的同學Dace。
強勢又漂亮的拉脫維亞女生,跟本家畫的完全不同。
對不起,我是不敢讀你的名字,總覺得我一開口又會讀錯啊TAT


始終酒吧派對不太合我口味,而且Jolly翌日早上八點要上課,所以我們留到兩點多就走了。

離開時在市中心拍個照XD


感覺很應節嘛XD


原本打算坐尾班車回Jolly家,不過巴士公司的人都被鬼嚇跑了,我們等了二十分鐘都沒見有車,車站顯示屏也沒列出巴士班次,結果我們走路回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