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January 2012

Call me genius (of accidents) pls :)

洗衣房似乎跟我八字不合。
繼去年十月不小心將一個€0.2硬幣掉到付款機本體和外殼之間的裂縫、差點不夠錢洗不了衣服之後,我今天又不小心滑手把匙卡掉到洗衣機本體和外殼之間的裂縫裡去了。(燦笑)



沒錯,就是灰色機身和黑色膠邊中間的裂縫。(繼續燦笑)
當時我雙手手臂抬著兩大個洗衣袋,右手抓著匙卡,左手拿著洗衣液。
又是自身懶惰的原故,打算先將衣服都塞進洗衣機裡,才把匙卡放回掛頸卡套裡面。
誰不知衣服還未接觸到機身,我就一個滑手讓匙卡先拔頭籌叮叮咚咚的掉到裂縫了。
起初我以為它只是掉到地上,怎知我看看腳邊,沒有找到白色的卡片,然後再摸摸滾筒內部,都沒摸到類似卡片的物體,最後我腦袋當機了三秒,才懂得喊句「金翅仆街鳥」。

因為手邊沒手機,所以我在房裡隨便找個東西攝在門框,就衝回樓上打電話給Maintenance Staff求救。
Maintenance大叔來到洗衣房,聽完我的情況後也不禁皺眉,用電筒照了照裂縫和機底,然後對我說「Are you sure your card is inside the slit?」,再加一句「Well, I am not allowed to open the machine」。
其實我早己打定輸數,做好心理準備要過幾天沒鎖匙回家的日子。
不知道我當時的樣子是否讓大叔以為我快要哭了,大叔沉默了一會,拿出萬用螺絲起子,然後……
將機底那個銀色鋼板拆了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見他在裡面摸了摸,就把白色的匙卡摸出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喂你夠了)
我興奮到對正忙著把鋼板鑲回去的大叔不斷大叫「Kiitos paljon! Kiitos paljon!!!」。
話說大叔臨走時也不忘以一幅忍笑的樣子,拍了拍我的肩頭。

嗯,我下次會乖乖,不會再帶麻煩給你的了。(合手)


今天嘛,其實都是跟Artemis一起在Presentation Preparation中渡過。
Artemis最近搬到新的Apartment和男友同居,她在Kortephoja的宿舍裡有很多傢俬都不會帶到新居,剛好我住在樓下,她就問我要不要傢俬。
結果我要了她的床褥、熨衫板和小櫃,Vassw就要了她的二人沙發~



我終於有鞋櫃了!(感動落淚)
過去四個月我都把鞋子隨便放在門口附近,把門邊地板弄得很髒、很多塵,現在的樣子實在好太多了~
最上層也可以用來放袋子,房間變得整齊好多呢~(花)

謝謝Artemis!跟男友在新居要幸福啊~



P.S. 很好,我又把乾衣機裡的衣服忘掉了。
現在已經是十點,洗衣房的門上鎖了,明天早上八點重開啊~(三度燦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