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7 January 2012

Tired to death

自星期日回來當晚十二點倒床後,就一直斷片到今天早上才清醒過來。
星期一的時候,我懷疑自己真的在被窩裡昏迷了,完全聽不到鬧鐘聲響,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點鐘,但我當日上的課是十二點開始……(扶額)
心知課是一定趕不上,滾了兩下床單,結果又不小心睡著了,直到晚上六點多才因為肚子打鼓,勉強爬下床。

在香港的時候,即使前一天event飯局直落到十二點才回家,第二天我也可以趕上八半堂。
可能始終在Frostbite熬夜,斷斷續續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再加上上星期差不多每天六點起床的原故吧……

回想起過去的一個月,我似乎沒有好好休息過呢?(抓頭)
明明是SEM BREAK,卻比上學的時候更忙更累。
12月16 Fall Semester結束,18號去Rovaniemi,20號一回到JKL就趕去Jolly家學做餃子,21號做薑餅,22號在自己家包餃子做冬,24號去Bas家幫忙做Sausage Roll、下午去Sanna家過聖誕,27號下午回到JKL就去Free Shop幫忙,29號去Bas家做密瓜包和蛋撻,31至1月6是Helsinki、Turku和Tampere New Year Trip,6號回到家就忙著Reg科(還好一切順利),9號Spring Semester開學一連四天八點、十點堂,14號至15號去Frostbite……
好吧,在Sanna家那四天每日都是睡醒就吃、吃完再睡,是挺閒聊的。
只是,24天的SEM BREAK我只好好休息過4天,這下太悲哀了吧……(喂)

我還是好睏啊……(淚)


P.S. 其實心比身更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