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February 2012

Changing taste preference


Vassw……這真的是二人份的咖啡嗎?
怎麼看也是三人甚至四人份吧?!(她還要已經倒了自己那份)


每次當我面對巨大壓力的時候,我都會大量吃或喝一些以前我好討厭的東西。
初中時是蛋糕,CE當年是芥辣,AL的時候是果醬,YEAR 2是乳酪……

前陣子和Artemis為Virology Presentation修羅,她請我喝學校圖書館Cafe Libri的咖啡。
因為手邊沒有提神用的食物,我就孤注一擲(?)搏一鋪,結果我不單止奇蹟地沒有覺得眼睏,還要一試就愛上!
然後,我似乎開始上癮了。(扶額)
最近幾天一早起床都自動導航去廚房沖咖啡,要回校上課的話就趁小休去附近的餐廳買咖啡。
更奇怪的是,我原本喝English Breakfast會提神,現在它和咖啡換角,變成催眠劑。(汗)

全校的Cafe、餐廳都是由Sonaatti公司營運,個人挺喜歡這家公司提供的午餐,款式多元化,差不多每天都有米飯供應(我認我很愛吃飯啦XD),味道也不錯啊~(好想念他們的雞腿飯←花)
不過有些同學說他們的咖啡怪怪的,有巴西同學更指「這根本不是咖啡」。
但對於以前不好咖啡的我而言,學校的咖啡很合我口味,比香港那些較易入口。
嘛,我承認我味覺是有點奇怪啦~(攤手)
母上應該會覺得很高興吧,她常常在我耳邊碎碎唸說我應該學會喝咖啡。
現在她女兒終於喝咖啡,還要成癮了!SO HAPPY SO SAD (YAY)

聽說學校Cafe是用芬蘭自家品牌「Paulig」的咖啡粉來沖,害我有衝動想去超市買一包回家啊~
不過看到S-market標價一包€5,赤貧的我還是住手捨不得買。

Paulig http://www.paulig.fi/en


除了雪糕,芬蘭的咖啡消耗量也是全球之冠。
他們不單在每天杯數上取勝,更重要會他們每一轉都下雙倍以上咖啡粉,這下似乎嚇到了不少外國人。

「我居然不會覺得睏呢!」(我)
「那是因為他們加了超多咖啡粉吧!」(Artemis)

所謂入鄉隨俗,我這個星期自己沖咖啡的時候,每次至少下了三茶匙即沖咖啡粉。(遠目)
嗯,入鄉隨俗、入鄉隨俗……(喂)



卻說連當年堪稱「打死我都唔會飲」的咖啡也上癮了,那接下來名單就只剩下……酒?
媽啊我不要變成酒鬼啊QAQ
芬蘭的酒好貴我沒錢買

啊,Vassw又在沖二人份的咖啡,是時候乖乖去拿我的份了。(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