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February 2012

Kylmä? Ei, kuuma.


今天宿舍附近的行人増多了。

我似乎適應了北歐的寒冬,領悟到什麼叫「-8°C是可以出去緩步跑的天氣」。
今天室外温度是-5°C,是失蹤了個半月的單位數字呢~
從年頭開始,我每次出外的裝束都離不開長袖襯衫、厚衛衣、抓毛外套、防水風褸、厚legging、牛仔褲,以及包着面頰用的頸巾和冷手套,即使在去年十二月跟今天氣溫差不多的日子,我最少也要穿兩層褲子才夠暖。
反觀今天,身上只穿了一條連身裙和普通褲子,外面搭件薄外套和風褸就足夠讓我熱得出汗了。(扶額)

看來我七月回到香港的時候,要隨身帶著一部冷氣機,或者長期躲在lab裡的冷藏櫃才行。
一想到這個暑假每天要在烈日當空下走過沙塵滾滾的窩打老道回lab......
我不如乾脆在芬蘭凍死異鄉好了!(喂)


唉,似乎我從年初開始,健康運就不太理想。
今天原本早早起床乖乖回去上Suomi 2,誰不知雙腳抽筋了,然後四肢酸痛,應該是我昨晚做空中踏單車和Sit-up的時候用錯肌肉和力度,拉筋也拉錯位置的原故吧……?(汗)
結果原定是天地堂的星期四,又一次變成只有四點課的日子。(沒錯,是又一次SOSAD)

今天的Kiina 2將焦點都放在學寫中文字,所以這堂課都挺悶的說。(倒)
不過到下半部分的時候,老師跟我在討論應該怎麼解釋「會」和「能」兩者之間的分別,結果我發現這跟芬蘭文裡的「Osata」和「Voida」的情況差不多。
「Osata」通常用於可以學習的技能,我懂得做所以我可以做,例如我游泳,用英文來說就是「can」的意思;
「Voida」則強調環境因素是否容許行動發生,例如因為游泳池沒水所以我不游泳,英文就是「not able to」。
話說Suomi 2第三堂的Bingo就是教這兩個詞語,剛開始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然後老師一說「Acquire skills」就立即明白了。
嗯,證明我雖然經常走堂,但也有用心聽書和溫習啊~(逃)

跟平常一樣,上完Kiina 2就跟小米一起先去超市買東西再回Kortepohja。
不過今天老師也和我們一起回家,我們三人在路上一直聊個不停,從QQ到Facebook,然後去芬蘭啤酒,再討論哪裡可以買到好吃的肉排等等。
老師說芬蘭的冬天雖然溫度很低,但感覺比較舒服,回到家裡也有暖氣,比在蘇州的時候好很多。
據老師所言,蘇州的冬天是可以用「絕望」來形容。
「街上已經夠冷了,但回到家裡卻更冷,只是單純從一個寒冷的地方移動到一個更加寒冷的地方。」
「那裡還要是你家呢……」
「對!家裡沒有暖氣很痛苦,根本就找不到一個可以給你溫暖的地方,所以感覺真的很絕望。」

說著說著,老師突然問我們有沒有Reg Kiina 2,我跟小米頭頂彈出好幾個問號,然後老師說了一句我廿★歲人以來聽過最震撼的一句話——
「那你們要不要考試?」
我跟小米頓時當機,老師沒有發現異樣繼續說什麼「其實你們不考也沒問題,反正我都可以給你們學分」。
這這這老師你太超過了吧?!這不是一位好老師應該做的事啊!
因為小米和我都是良好學生以及習慣被考試強姦的香港人,所以我們在失語症效果過去之後的第一句是「考!」。
所以說,香港人都是M。(撞牆)


因為家裡的咖啡粉都用完了,加上先前都是用Vassw買的咖啡粉來泡,所以今次就由我來補貨。


結果忍不住手,就買了Paulig的Mokka,盛惠€4.29。
嗯,下次應該會入手Presidentti的了。(DOH)


S-market的啤酒款式比較多,價錢也比K-market便宜一點。


唉……早知有個版本,我上一次就走多5分鐘,去S-market買好了。
價錢平一點之餘(€1.19),也不用喝這麼多……(上面那個是普通罐裝的份量)


回到Kortepohja打開信箱看到一本厚厚的書。


Keltaiset Sivut
沒錯,這就是芬蘭版的Yellow Pages。
裡面有Keski-Suomi的電話簿和地圖,還貼心的附加英文版目錄,方便外國人查找資料。
(其實也幫不了多少,但總好過沒方向的逐頁逐頁看吧)



快要打完這篇Entry的時候,我第一壺自己用咖啡機泡的咖啡終於出爐(?),Vassw也剛好回到家。
原本打算讓她試試味道,不過她說要到醫院照X-ray,因為她今天跌倒的時候左手手腕附近似乎骨折了。

嗯,就如她自己所說,希望只是扭傷,不是骨折吧!
Good luck Vassw! I will pray for you!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沒有相關Account之人士,請於Comment as選擇「Name/Url」 ★